明年冰雪封山的时候 我也光着双脚
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 正当年少

【盾冬】绿林罗宾汉(人鹿AU,中篇)

呜呜呜呜真的好喜欢这个叽叽歪歪事情怪多 一会不听话一会又超级乖 嘟嘟囔囔哼哼唧唧的小鹿啊啊啊啊啊啊 就要完结了我泪撒绿林 豆豆是珍宝😭😭

豆豆的本宣明晚发嗷大家密切关注啊!!!!!超级美超级美的本!!你们会被美哭的!!!

晒豆酱:

全篇将收录于人鱼本《Sons of the sea》特典,本宣明天晚九点发


本篇不是终篇!


@呼噜-hulu- ,这是你的号码牌,谢谢带给我们如此可爱的作品。


巴基长大了,成年鹿精图:戳


上篇   中篇    




正文:



20.


数不清的商人站在高高的石阶或木箱上,穿着拖地的袍子。这样的高度对矮小的鹿精而言显然过于苛刻,他就算努力垫着蹄尖也看不到热闹的店铺里到底都摆了些什么。


“史蒂夫、史蒂夫……树莓还在卖吗?……卖光了吗?”他着急地问他。




史蒂夫今天穿着一身靛蓝色的平民长袍,外面还披了一件大大的黑色斗篷,深色的兜帽可以彻底罩住那头耀眼的金色短发,从正面看只留出一个尖尖的下巴,就像诺廷汉郡最最常见的佃户一样。


巴基向上伸着短短的胳膊,也只能拽到他腰带上藏着的银柄短刀的位置。史蒂夫点头冲他笑着,又给他不老实的帽子盖了盖,压低了声音告诉他,“先把帽子戴好,耳朵也老实点儿……好吃的还有很多,别着急。”


“你当然不着急了。”他攥起小拳头给了史蒂夫大腿那么一拳,又低头去拉自己的长袜子,“史蒂夫……我不想穿靴子,也不想穿袜子……”


 


 “多谢了。”


收了金币的果农用小麻袋称好了树莓果,亲手交给了史蒂夫,他顺手把袋子扛在肩上,另一只手拉着欢蹦乱跳的小鹿精往马厩走。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大日子,王城的宪兵队格外多,就连百姓也跟着聚集。


巴基的嘴里还吃着树莓,小舌和嘴角都染上莓红色的果汁,他突然拽紧了史蒂夫的手指,声音一下蔫了下来,“……是猎犬,它们会闻出我的味道,冲我叫唤……”




“快,别出声,先躲一会儿。”宪兵队牵着猎狗,吹响号角,没几分钟就走到眼前了。十几只猎狗伸着湿漉漉的鼻子,在空中嗅来嗅去。


巴基被他藏进了斗篷里,世界仿佛一瞬间静下来了。他抱着史蒂夫的大腿侧耳倾听,金属盔甲发出的可怕声音没有了,能闻出小鹿气味的猎狗似乎也不再狂吠了,尽管斗篷里的光线有些昏暗,可又像安睡的绿林一样安全。




“史蒂夫……我……”没一会儿他就忍不住脚疼,小心脱掉了自己的小靴子,光着蹄子踩在史蒂夫的靴面上,“我想出去了……”


“在忍一会儿,等他们都走光就可以出来了。”


史蒂夫揪起斗篷的领口轻声说着,透进的光束连同他的笑容正巧投在巴基的脸上,他赶紧用手压住身后的鹿尾巴和铃铛。要是屁股上那个圆圆的铃铛跟着出声就糟了。


 


正在新生的鹿角时不时发痒,他自己挠了几下,史蒂夫便用手轻轻地替他挠起来,生怕小鹿一个闪失闹出乱子。外面的乐师开始吹响笛子,巴基终于按耐不住了,用鹿角轻轻顶开了斗篷沉重的镶边,试着向外偷窥。


另一边的大手从小麻袋拿出了一把紫红色的果子来,悄悄递到巴基的嘴边。


“别闹……”史蒂夫声音轻柔地唤道,天蓝色的眼睛从领口凝视着他,“……再忍一忍好吗……可你得先把靴子穿上。”


 


21.


“我不喜欢你穿这个颜色。”回家的路上巴基仍旧坐在马鞍上,但他尽量挺直腰杆,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更高一些。


史蒂夫微微使力拽了一把缰绳,穿着高筒马靴的双脚夹紧马腹,顺着绿林边缘向木屋狂奔,“那可不行,去人多的地方我不得不这样穿,因为罗宾汉不是自由人。”


“可我喜欢看你穿得好看些……”巴基靠着身后宽阔的胸膛仰头,仍旧只能看到一个轮廓硬朗的下巴,“……喜欢你穿那件草绿色的,像嫩绿色的小叶子似的,再戴着你那顶插着羽毛的帽子。”


“你喜欢我穿那个?好……先抓稳我。”史蒂夫将他干干净净的下巴压下来,烈马瞬间腾空跃过溪流。


这一下惊得巴基在空中蹬踹着小腿,可还没忘记自己要说的话,“……那我每天都穿靴子,也不乱跑……你能每天都穿那个给我看吗?”


“好吧,可你真的不许乱跑。”马蹄嘚嘚地向前跑,史蒂夫说完就快到家了。


 


22.


“巴基……快点儿,再不洗的话水就该凉了。”史蒂夫绕着圆桌跑了几圈,着急地逮不到他。


小鹿的两只后蹄踩在地毯上,像陷进毛茸茸的软土,舒服得他不想洗澡,最后干脆直接躺在了地板上,看史蒂夫束手无策地绕着他转。




“瞧瞧你蹭的泥浆,想耍赖也没有用,今天必须洗干净了再睡。”史蒂夫把双手又撑在他胳膊底下,将巴基扶起来,壁炉里的火也烧得正好,“如果你觉得盆浴很难为情……那我可以先出去,等你洗完再叫我好吗?”


巴基抱着胳膊甩甩耳朵,尾巴尖儿沾满了泥巴,“不、不是……这也很难为情,但还不是最难为情的……”




他看史蒂夫忙前忙后的,将烧热的水重新倒进比他还高的木桶里。于是自己扒着浴盆的边缘向水里看着,悬空的两只后蹄“咔哒咔哒”地塌在木头上,“是这个太高了,我进不去,你得帮我爬进去才行……”


说完就一个跟头栽进水里,只剩一个沾满了泥巴的尾巴尖,慌张地摆来摆去。


 


23.


“巴基,你不能湿着睡觉,快过来把尾巴擦干。”史蒂夫不得不将他从木桶里拎出来,刚刚不愿意进去,谁知道泡进热水又不想出来。


“不,我不用擦干,你看……我只要在地毯上痛痛快快滚一圈儿就好了。”说着巴基就自己蹲下了,鹿角顶着地毯,先在粗糙的毯子上蹭了蹭,接着顺着膀子向旁边一歪,轱辘轱辘地滚了过去。




史蒂夫无可奈何地去拿袍子,准备先把他盖住,再转身就看巴基撅着尾巴快滚到炉火前面了。


“巴基!”


 


24.


“不,你走,这太难为情了……”巴基弯腰屈背地蜷缩在褥子里,拒绝史蒂夫掀开被角。


他像个小胖子趴在床上,即使他一再强调自己不胖。哭过的眼睫毛像被浓密的露珠打湿了,原本美丽而柔软的鹿尾巴被烧掉一块皮毛,就连屁股上的白色绒毛也熏黑一撮儿,对称的桃心突兀地多出丁点儿黑色。




史蒂夫俯下脑袋,一手托着树莓一手拿着草药,呼出的气都是暖烘烘的,“上了药可以吃,不上药就没得吃。”他也不想这样板起脸对他的小鹿说话,可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再不敷上草药就麻烦了。


“好吧,可你不许取笑我,否则我会蹬后蹄踹你……”他说话的时候眼睛还闪闪发光,可尾巴却蔫蔫地耷拉着。


史蒂夫已经尽量小心了,他用木勺把草药挖出来,轻轻敷上烧光了皮毛的尾尖,可两条纤细的小鹿腿还一直抖个不停,令他跟着揪心,“很疼吗?”


“不疼……”


巴基回过头告诉他,两只小手压住自己棕色的耳根,可少了一块茸毛的尾巴却欢快地甩了起来。


 


“记住以后不要离炉火太近了……”回想起可怕的一幕史蒂夫还是心有余悸,就像火焰吞没的是他自己一样,他花了很长时间才给巴基上完药,可仍旧不放心地又查看一次,“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伤疤,要是疼了就告诉我。”


“留下……伤疤?”


嘴里还没吃完的树莓果直接掉了出来,巴基扭着肩膀向屁股望过去,最后把额头埋在褥子上,假装自己再也不会动弹了。


留下个伤疤?他一边嚼着一边为自己的屁股哀鸣,好难为情……哪有鹿精的屁股上是有疤的……




他这样想着就一步一退朝史蒂夫挪动,直到尖尖的蹄子碰在他膝盖上。他的鹿角还没长出来,还没学会控制不听话的耳朵和尾巴,雪白的屁股还有可能再多个伤疤。


“……怎么了?巴基?是不是又疼了?”


史蒂夫放下手里正在打理的箭筒,用手捋着巴基的脑袋顶。他的小鹿正用鹿角顶他的膝盖,每顶一下后蹄就乱蹬一次,喉咙还咕咕哝哝的。


“都怪你、都怪你……”


 


25.


“那树莓呢?树莓能种在绿林里吗?”


“我很抱歉……”史蒂夫为难地告诉他,“绿林的土地只能养活灌木,除非把硬土全部挪走,再搬来可以吸收水分的腐殖土埋上。”




这已经是他跟着史蒂夫第五次去市集了,马鞍上有了他固定的座位,还有史蒂夫为他准备的棉花坐垫。


而罗宾汉隔不久就会出门一次。当他在清晨穿上合身的马裤和那双帅气的马靴时,巴基就会聪明地递上长弓。可史蒂夫坚持不让他碰箭筒,仿佛多碰一下就能把他另一边的鹿角打断了。


在太阳落山之前,史蒂夫一定会带着一帮弟兄凯旋,每当这时巴基都趴在窗户一侧,看他们把恶徒抢去的金币还给佃户,还拉回来一车车的南瓜、芜菁和小蘑菇,偶尔还有麦子发酵的黑啤酒。


他从没告诉史蒂夫自己能听懂鸟兽的窃窃私语,当然,这是鹿精的小秘密。


 


“你在做什么?”史蒂夫看他把吐出来的果核小心翼翼收好,两个小拳头攥得死死的,腾不出手来抓缰绳。


巴基将双手高举过头,他今天披着一件新做的嫩绿色小斗篷,“看!我们总得试试,万一种下去就发芽了呢,我们就再也不用去王城,那里人太多,他们会把我抓走的。”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宪兵队的危险,那些高高的城堡对他而言远不如绿林十分之一宝贵。




“我不会让他们抓走你,我保证。”史蒂夫喃喃地说。他曾经带着巴基在马背上射过苹果,激动的小鹿在草地上扬起后蹄直蹦,不停地说他是最厉害的射手。


巴基听着树叶莎莎地响,有些沮丧,皱着眉头看看拳头,又将它们放下了。不种就不种,可试试也不行吗……


看着棕色的鹿耳朵无精打采地趴了下去,史蒂夫忍住了笑意,用自己的手掰开他攥得黏糊糊的小拳头,几只松鼠正从树梢跳下来,惊得马匹甩了下鬃毛。




“给我吧,我的手比你大,可以多拿一些,这样你还能多吃些。等明年我们就试着种一种……现在把缰绳抓紧了好吗?”


巴基听罗宾汉在他耳边低语,把发红的脸转过去,不一会儿又悄咪咪地偷看他下巴的轮廓。


“还有把脸转过去,你的小耳朵在多晃几下我就看不到路了。”




“我没晃,那是因为……我在长角,鹿精的耳朵在长角的时候就不听话……”他正想用黏答答的掌心将耳朵按下去,一只温柔的手掌就盖在他角根上了。


史蒂夫内疚地揉着鹿角的断痕,用指腹摩挲着一点儿起色都没有的角根,自责地将怀里的小鹿搂得更紧些。


“我很抱歉……我会养到你的鹿角长好……”声音一说出口就被风吹散了,可巴基却觉得声音大到震耳欲聋,将他的心跳声都比下去。




“还有尾巴……长角的时候,尾巴也是不听话……”


巴基觉得自己可能喝了奶酒,有种醉醺醺的陶醉感,身后狂甩起来的小尾巴又让他担忧起来,不知道屁股上会不会真的留个疤。


 


26.


“新娘穿着白色和红色相间的长裙,裙子上勾了花边和水滴形状的石榴石,迎娶她的男人身材高挑,棕色腰带系得紧紧的,猩红色的披风……”


巴基趴在马厩里,把脑袋扎在草垛里和史蒂夫的烈马聊着,“迎娶?什么叫迎娶?”




雪白的骏马不耐烦地原地踏步几下,热心地给他解释起来,“迎娶大概就是……他可以带新娘回故乡了,他们会在一起,并且不能再与其他人一起生活的意思吧……总之他们手挽着手一起上了马,新娘穿着尖尖的靴子,上面缝了金色的丝线和亮片,不过我倒是觉得像一双乳白色的毛拖鞋……”


“毛拖鞋……那她不会冷吗?”有什么东西在巴基的眼睛里闪烁着,他又看了眼自己光着的后蹄。


“嗯,我想那不会冷……”


 


“巴基?你在马厩里干什么?”史蒂夫戴着他那顶有羽毛的帽子出来找他,腰间别着一柄银剑,将躲在草垛里的小鹿拦腰抱了出来,“又不穿衣服,你的角该上药了。”


冬季的第一场小雪飘下来了,落在史蒂夫金色的头发上像洒了一层糖霜,唱歌的夜莺也安静了。


雪花落在巴基柔软的鹿耳上,又被他用手摸化了,“史蒂夫……我想要一双鞋子可以吗……要那种尖尖的,上面缝了金色丝线和亮片,看上去像乳白色的毛毛拖鞋的那种……”




“嗯?”史蒂夫一笑,伸手将他鼻尖的雪花掸下去,“怎么忽然又想着穿鞋了?现在不觉得难为情了吗?”


因为穿上那样的鞋子就能娶你了……巴基这样想着,低头用头上的角顶着史蒂夫的胳膊,他已经来不及管尾巴的状况了,只剩一点儿力气,用两只手掌使劲压住了自己柔软的耳根。


 


27.


在木屋外响起第一阵脚步声时史蒂夫就已经醒了。他睁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动静不仅没消失反而朝着果树那边去了。


燃烧的余烬上还热着铁锅,里面的蘑菇汤咕噜咕噜滚着,史蒂夫来不及顾及它们,透过白色帘布向外望着。那头朝思暮想的小鹿蹿进他的院子里,转过身来的时候也看向这边。大约有那么几秒钟,窗子里外都紧张得寂静无声。




“巴基……”史蒂夫的嘴唇动了动。


小鹿已经比灌木还高了,站在挂着露珠的果岭上。它像从没吃过东西似的,低头啃起鲜美的青草地,然后优雅地抬起脑袋,尾巴向天上翘着,纤细的前肢好奇地拨弄着土壤,几下就刨出一个小土坑。


史蒂夫的指尖一动,差点儿推开窗子叫他。巴基还是很调皮,不知道他现在愿不愿意穿靴子。




不过就如史蒂夫意料的一样,它的得体没有持续太久,没一会儿就一屁股坐到树坑里去了,在坑里扭动着站不起来,四肢的小尖蹄腾空乱蹬,还蹭得满鼻子满屁股都是树莓汁。


只不过他的鹿角仍旧没有长好,受伤的那支只长出食指的长度。也许自己应当装作很生气?或者假装已经认不出他?史蒂夫拉开房门时脑海中闪了无数种打招呼的方式,也许巴基只是路过,来他这儿吃些东西,而自己能做的就是让他吃饱、给他换药,再做好随时失去他的准备。




小鹿猛地回过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这让史蒂夫有种失而复得的欣喜,但也是一肚子火气。可这一点儿也不妨碍他先把巴基抱起来。毕竟他的小鹿是那么轻,又那么容易受惊吓。他现在看上去饿得够呛,而史蒂夫可不舍得让巴基坐在潮湿的草地太久。




“当初一声不吭地离开,现在又一声不吭地回来就为了踏坏我的果树吗?”最终他还是装作凶巴巴地说,可又抱得那样紧。




评论
热度(520)

© 敷怒怒呼噜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