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冰雪封山的时候 我也光着双脚
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 正当年少

【盾冬】绿林罗宾汉(人鹿AU,中篇)

耳朵不听话的小鹿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救命!!!!我好难为情

晒豆酱:

应该是上、中、下三篇完结,@呼噜-hulu- ,这是你的号码牌,谢谢带给我们如此可爱的作品。


上篇


幼年小鹿图:戳


三次元繁忙所有短小的一更。




正文(比较短):



15.


“哇喔!还能再高点儿!”


“真的不能再高了,你会吓着的。”史蒂夫把他小小软软的身体向上抛高一点儿,再准确地稳稳接住。


“来嘛史蒂夫,再高一点儿就好,我不怕。”


巴基提高了嗓门,笑声也是绿林里少见的悦耳动听。史蒂夫架不住他的央求就稍微多用了些力气,眨眼间他的小鹿就被抛到银链吊灯那么高了。


圆脸蛋儿上的笑意没了,巴基把小胳膊和蹄子都吓得收了起来,在他以为自己就这么完了的时候却稳稳沉进一双巨大柔软的手臂中。


“抱歉,吓坏你了……我不会再让你伤着了,还有……对你的角我也很抱歉。”




史蒂夫没有把他直接放在地板上或炉火一旁,而是稳稳当当放在了自己的床垫上。高高的橡木床沿像史蒂夫手臂一样结实,巴基这么想着就卷起来尾巴,把脸埋在自己很小很小的两只掌心里,似乎为刚刚吓得缩成一团的可怜模样难为情。


“你的手像野狮的爪子一样,很强壮……可你为什么对我放箭……”巴基甩着尖尖的蹄脚问他,下了床就哒哒哒跑到窗棂前面,踮起蹄尖儿取下那把强劲的长弓。


“它可真可怕,我当时以为自己要没命了。”说着尾巴摆了一下,巴基毫无惧色地拿着它,可必须要跳着走才不被它绊倒。




他一跳一跳就到了史蒂夫眼前,史蒂夫望着他仿佛喉咙卡了一根鲈鱼刺骨,“那天……我当时正在狩猎。”他最终还是选择用清醒的方式告诉他的小鹿。


“狩猎?”巴基费劲儿地举着漂亮的长弓,倚着史蒂夫的皮靴侧身躺下了,细细的后蹄弯曲在柔软光滑的梅花皮毛之下,又把小脑袋抵住他的小腿来回蹭着,“我只是在长角,有些痒……什么叫狩猎?是野狮那样吗?野狮肚子一饿我们就危险了……你也是肚子饿所以想吃我?”




“巴基……人类比你想象的复杂多了,我们不光是为了填饱肚子。”他就着巴基的姿势也坐下来,小心检查起鹿角的断痕,可似乎一丁点儿好转也没有,“这只弓陪了我好多年,知道它是由什么做成的吗?”


巴基像看到一头威风凛凛的野狮在跟自己说话,小小的身子上都是史蒂夫投下的大大黑影。他在毛毯上翻翻身,干脆把肚脐朝上翻了过来,后小蹄蹬了几下微微颤着,一眨不眨地看它,“我猜是木头的。”


说完用嘴使劲啃了一下,确定是自己啃不动的一种木头。




“是,这种树木只长在地中海,不列颠群岛就极为罕见了……这条弓背是由一整条上好的木料做成的,如果把长弓拉满就可以射穿一颗忍冬树。”史蒂夫低头看小鹿吓得都不动弹了又赶紧给他挠一挠肚皮,再一下下顺着那块比新生儿还娇嫩的皮毛,“但是除了诺曼人以外我们很少狩猎的,除非是食材紧缺了才不得已。”


“后来呢?”蹄子踩在史蒂夫手掌里像陷进热热的厚泥里一样舒服,巴基仰在地上等他说完。




“……去国王狩猎场偷猎是大罪,如果我被抓住会被剁了拉弓的手指。”他伸出两只手指给他看,修长的食指和中指都被磨上茧子作为神射手的标记,“可有时候需要有个人站出来,做一些挑战王权的壮举给大家看看,这样百姓便有了继续振作的希望。”


“所以你不打算吃我了?”巴基已经开始打哈欠了,没断掉的角正好放在史蒂夫大腿上。




史蒂夫摸着那支左角的断处,心想也许该买些上好的药油来,心不在焉地开起了玩笑,“肚子不饿就不吃,或者养好了角再吃你。”


巴基听了一下把脑袋都歪了起来,用手指挠着长角的地方,整个前身趴在史蒂夫膝头,“你是说……你愿意养到我把鹿角长好吗?”




鹿角长好?就算再珍贵的鹿茸用两年也会长出新的。史蒂夫想着帮巴基翻过身来盖好了毯子,好让他能躺在自己腿上入睡,“当然,不过你真的要学会穿小褂衫,还有合适的小靴子。”


“我不。”巴基暗戳戳地说着,壁炉里传来劈里啪啦的木柴爆裂声,还有些烤木炭的香气。


“抗议无效。”


 


16.


又过了几十天,史蒂夫终于明白巴基跟自己回家的原因了。


当他被拱醒的时候还是夜深,外面的几只松鼠刚好掠过树顶。巴基擦着他的肩头拱他手心,到最后完全放平后肢盯着他。




“你还有果子吗?”他用手挠着肚皮问,脸上显出无限的神往,“就是……上次你喂我的果子,还有吗?……那是什么呢?”


“你怎么不盖毯子?过来……是树莓。”史蒂夫侧了侧身让他躺上来,灵巧的小鹿腿一蹬就跳上来了,仍旧是乖巧的坐姿,只蜷着后腿就趴在被上只不过一脸迷茫。


“树莓?树莓是什么……你还有吗?我肚子饿,你看我得长角……”


“抱歉,现在我们没有。因为树莓不生长在这儿,绿林的土壤只能养活高大的灌木,树莓只在东边美丽的海湾或南面蜿蜒于群山的苍翠溪谷中才有。”原本兴奋直立的两只尖尖的小鹿耳一下子耷拉下来,连前后翻动的动静都没有了。


“没有了吗?史蒂夫……一颗也没有吗?”




史蒂夫闭着眼给他挠着耳朵,劳作整日的身体叫嚣着想要酣睡一场,“你很想吃吗?我可以带你去城里的集市多买一些,不过那里……”


说着一个热乎乎的什么东西吓得史蒂夫彻底醒了,巴基正把头再伸过来,用自己的舌头舔了下他高高的鼻子尖。


“你又在干什么?”史蒂夫伸手轻轻挡在了巴基面前,“这是……”


“最高敬意的感谢啊……难道你们人类不舔舔对方的鼻子吗?”说着又舔了史蒂夫的手心一下,“这有很多意图的,打招呼或者表示感谢、安慰什么的,你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史蒂夫笑着把手抽回来,手掌上似乎还有巴基的奶香味儿,“人类不互相舔对方,因为这也太难为情了。”


 


17.


“我能不穿这个吗?”


几天后史蒂夫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件大小合适的衣服,鹅黄色的绒布兜帽刚好盖住幼嫩的鹿角,也顺便藏起来那对儿精致小巧的耳朵。


“不行,你这模样去了集市会被抓走的。越靠近王城的地方就有越多宪兵,连我都要乔装一下。”边说边一把抓住巴基踢蹬的小腿给他套上了条宽松裤子。


“那我能不穿靴子吗?求你了……我最不喜欢穿靴子,光着蹄子跑跳才对。”




史蒂夫回过身走了几步,弯腰捡回来被巴基踢掉的小皮靴又给他穿好一次,“听话,进城对你我的危险都很大,但我们要像最勇敢的绿林罗宾汉一样,避开宪兵再顺利买回一袋子树莓,难道你不要吃它了?”


“要的,要吃那个。”


巴基点着头、生疏地自己系好靴子的带子,眼睛格外明亮,悠闲自在地跳高够着挂在墙上的朱红色旗帜,小木屋里响着一串串轻快的哒哒声。


“靴子有些大了……其实光着蹄子走路我一点儿也不在乎,穿着衣服我会保持不好平衡,摔跤了怎么办?”他穿戴整齐之后就等着史蒂夫,同时撅着屁股向后看,最后检查能否被人看出来布料底下还藏着条毛毛尾巴。圆圆的小铃铛也跟着叮当响。




看着他滑稽的姿态真像马上就摔跤了,史蒂夫赶紧把他扶稳了,塞了他一块枫糖饼干,“不用担心,现在老实坐在这儿。进了城我会拉着你的,吃这个吧……也不用担心尾巴,我和制衣匠说你是个胖乎乎的小孩儿所以裤子做得很松……”


“我不胖,我……唔这可真好吃……”巴基听了有些不乐意,两只手攥着饼干啃了一口,咬出一个圆弯,“你说谎了史蒂夫,你应当感到很难为情才对,就像我穿上靴子一样。”


 


18.


史蒂夫又一次把巴基抱上马鞍,当骏马高高蹬起前蹄、嘹亮长嘶启程时,受到惊吓的巴基连嘴里爱吃的嫩叶子都忘了嚼了。


“别怕,小东西。我不会让你掉下马背的。”史蒂夫看着巴基又缩成一团,安慰地拍了几下他的小脸蛋儿,然后轻轻抻了下兜帽好盖住小小的鹿角,“不用觉得难为情,我又不会笑话你。”


“你会、你会的……”


巴基抬头只能望见史蒂夫一个尖尖的下巴,再往上是清透蔚蓝的晴天,他摇晃脑袋甩起自己的鹿耳朵,飞奔的马匹把原本温和的风变急了,可史蒂夫说他不会让自己掉下马背的。


想着就松开了握出汗的小拳头,可嘴里却仍旧不依不饶,“你会的,你每次都笑话了我……”


 


19.


过了一段下坡的山路史蒂夫就让马慢了下来,带着巴基在难得一见的景致里漫步。


刚刚马匹踏过了好几条银光闪闪的小溪,巴基在溅起水花的刹那猛地收起靴子,不一会儿又闹着要吃掉溪石上青绿的青苔丝。当脑袋顶上飞过雄鹰时他仍旧会本能地害怕,可下一秒又只顾得上看眼前红宝石颜色的蜻蜓了。




再过了前面的河口就是通向王城的通道了,戴头盔的宪兵和包头巾的商贩来回穿梭其中,刚刚还兴奋异常的小鹿一下打了蔫儿,“史蒂夫……他们会抓我吗?”


“不会。”


“可你看……”巴基紧紧贴在后面人的身上,两条小腿儿紧张地发颤,昂着脸看史蒂夫,“他们有盾牌和铁剑。”


“别怕,你可有罗宾汉。”再轻轻捏了一下巴基皱起来的小鼻子,“这就当做是我舔了一下,想想除了树莓还想要吃什么吗?”


史蒂夫柔和的气息立刻遍布巴基不安的全身,差点儿舒服地连耳朵都立起来了,“还要……很多很多新长的叶子。”


“叶子?叶子不用买……嘿,快把耳朵藏好,别立起来。”


紧跟着巴基的尾巴也不自主摆了起来,除了铃铛叮当作响,自己那颗小鹿心脏也快要跳出胸腔了,扑通扑通的。




眼前是王城大片大片的草坪和四面八方开遍的野花,可一点儿也不值得他留恋。史蒂夫把手指探进帽子正努力压住他淘气又诚实的小鹿耳朵,可他又确实没办法让耳朵听话地耷拉下来。


“别弄它,别弄我的耳朵了……”


“可它们立起来了,巴基。”




市集商人和摊子摆出了银托盘,巴基已经看到甜砂糖和奶油裹进茶汤里了,可他一点儿也不想来口尝尝。一个挨着一个的帐篷热热闹闹,杏仁色的木桩和朱红色的绳索撑起了象牙色缎子,可史蒂夫还在轻轻揉他的小耳根,好让过于开心的尖耳朵赶紧垂下来。


趁着金色脑袋低着拴马嚼子的刹那,巴基飞快地舔了下史蒂夫的鼻尖。史蒂夫的反应像被仙女施了定身咒语,一下子变成了木头人。




“我、我们去买树莓……和蘑菇汤?”他被史蒂夫抱下马匹,有些难为情了。


这太难为情了……


巴基把两只小手伸进鹅黄色兜帽里,一下下揪着耳朵尖儿给自己顺毛。是不是太难为情了……怎么办,耳朵怎么还不听话,一点儿也不会说谎啊……








评论(4)
热度(560)

© 敷怒怒呼噜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