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冰雪封山的时候 我也光着双脚
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 正当年少

【盾冬】绿林罗宾汉(人鹿AU,上篇)

我的小鹿我的号码牌!!!赞美孜矻胼胝豆!!!用手挠肚子也难为情 穿衣服也难为情 我仿佛已经看不懂难为情这三个字了嗨呀这太难为情了!😂萌吐血啊啊啊啊啊啊啊(;´༎ຶД༎ຶ`) [下篇是不是要真正意义上的难为情了( ⸝⸝⸝⁼̴́⌄⁼̴̀⸝⸝⸝)

晒豆酱:

应该是上、下两篇完结,@呼噜-hulu- ,这是你的号码牌,谢谢带给我们如此可爱的作品。


幼年小鹿图:戳




正文:



1.


“你愿意养到我把鹿角长好吗?”


 


2.


巴基曾经认为绝不可能看到这些了。


古老的绿林里开辟出一小片宽阔的平地,曾经一度只生长草木的硬土被移走了,换成松软又饱水的腐殖土。事实上他也从未见过这种棕色的玩意儿,试着用鼻尖拱了拱便觉得新奇。


他很累了,肚子里空空如也。甚至连反刍的东西都没有。伴随着前蹄“哒哒哒”的几次踏步声,泥土就被他踩出了一连串儿潮湿湿的蹄印。蹄印顶头是尖尖的,活像是谁在踮着脚尖,中间空出一条银针细的缝隙,宛如两个小巧的月牙儿对在一起。




不远处小木屋外晾着毛毯,也许里面还留着那只布谷鸟报时的挂钟,也许还有那块儿蓝白红格子的厚桌布。巴基怯怯地走近一点儿,试图从窗口向里面望一望,目光却挡在了白色窗布的外面。


姜黄色的马厩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一整片的树莓。


这不可能。


巴基暗自想着,踏起前腿勾住叶枝、好压低最顶上的柔嫩新叶来吃。这可比卷心菜最里面的叶子好吃一万倍,他一边够着它们咀嚼一边向树莓果的深处走,知道在那里,每一片新鲜的叶子底下都藏着一颗卵型的红色果子,因为现在的时令是六月了。


他伸着嘴够他最喜欢的树莓,它们被培育的很好,没有蜜蜂骚扰、也没有刺、没有果核,莓红汁液将巴基的舌头都染红了,反复咀嚼后又染红了一圈儿唇边的绒毛。这果子好吃到让他想蹬几下前蹄,这不该是绿林里有的,这种滋味的果实只能生在东边美丽的海湾或南面蜿蜒于群山的苍翠溪谷中。


不知道先吃哪一样好,是鲜美多汁的树莓还是挂着露珠的青草?巴基饿得猛一下坐在果丛里,结了果的果叶被他晃得杂乱不堪,绒绒的细毛惹得他连着打了好几个小喷嚏。


最后巴基甩了几下耳朵站立起来,贪婪地吃起了眼前的美餐。




“......巴基?”


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开遍野花的围栏处叫着他,紧接着将他轻盈的身子腾空抱了起来,一下子惊得小鹿像在光滑草地上滚木球般撩了蹄子,“当初一声不吭地离开,现在又一声不吭地回来就为了踏坏我的果树吗?”


 


3.


从空中望下、穿透玫瑰色的云层,蓝色天空注定是个晴朗的天气。


飘至环绕了整个世界的海洋,在某处多得是连绵不断的岛屿,这些可爱的小岛一个接着一个,生生拦断了海浪的脚步。几英里的海岸南面就是入海口,从入海口汇入蜿蜒的大河、最后分成小溪流经山谷和舍伍德森林,而这里就是古老的英格兰发源地,溪水转弯儿的那处是一个上百年的巨大橡树,这地方就是诺廷汉郡了。


背倚着橡树坐着的人就是史蒂夫.罗杰斯,他穿着一身绿色的粗布弓箭装,头顶晃动交错的树荫把一缕缕金光打在他的头顶上。即便成了一位被通缉的“法外人”,他仍旧如从前那般高雅得体,风度翩翩。


有着高大体魄的史蒂夫.罗杰斯曾是一名自由人,他拥有自己的土地和家业,为人善良正直,时常将金币送给穷苦的妇孺、教会青年人反抗领主。最终史蒂夫因着救助农奴和公开反对不合理的法律而被强行沦为了强盗,任何人都有杀死他的权利,用他的人头可以领4000枚金币。


可百姓却称呼他为自由之子,拥戴他为民间的领袖,他们亲切地叫他——罗宾汉。


今天这位罗宾汉被委与重任,他要潜入国王的林子里狩猎去,他有二十个绿林兄弟,每一个都想向他学习如何猎鹿。




“罗宾汉,时候到了。”他的弓箭手提醒他了。


他仍旧闭着眼打盹,嘴里还叼着一根金黄的麦秆,听到之后便用左手捏住一旁的帽子,尖而高的帽冠上插着一支火红色的羽毛,叶绿色帽檐由后向两侧反折成型。


“知道了,我们出发吧。”他用帽子盖住自己金色高贵的头发,随后睁开他那双敏锐无畏的眼睛。


绿林中的弟兄们各个擅长弓箭骑射,史蒂夫是尤其擅长。他是神射手,箭无虚发。




现下他带着一名弓箭手飞驰在青草地上,身上穿着的锁子甲晃得叮当响,很快草地变成了灌木林,忍冬树密密麻麻地围成护墙,灌木一直向远处延绵到峭壁。两人留下自己的马匹开始徒手攀行,史蒂夫带着兄弟目光如炬地盯着任何一个缝隙。


爬过峭壁便是一条溪流,它最终将流向下游变成一道透明的小瀑布。这里就是国王的私人狩猎场,不仅有清亮的河流,还有无数穷苦百姓无从想象的活物,以及河岸的绿苔和杜鹃。


“嗬!”史蒂夫把汗津津的脸埋进溪水里,再甩了甩水滴,“这地方真应当让所有人都看看,否则真是遗憾。”


 


4.


突然“嗖——”地一下,什么鸟儿从他们头顶飞过。史蒂夫看了眼这只蓝嘴布谷鸟,继续将身体藏进一片绿色中匍匐。


他胸前有皮革护甲,背后的箭囊里有12支镶了银箭头的弓箭。在同伴的示意后他便抽出一支笔直的箭,再搭上从不离身的长弓,坚硬而有韧性的弓背被大大地拉满,弓弦随着他强壮的手臂一起绷到极限。


一支闪着银光的箭夹在史蒂夫的牛皮指套中间,它保护着神箭手的食指和中指关节,再顺着手腕贴紧绕着皮绳的牛皮护腕,毫不费力地对准了这次的目标。




它头上有一对儿美丽的树杈型鹿角,好像森林的皇冠,使它看起来更加尊贵。鹿角下面藏着喇叭似的耳朵,像在偷听周围的动静,随时准备逃命。史蒂夫将弓箭对准它圆圆的脑袋,这是一头漂亮的梅花鹿。


一道道美妙的阳光把它身上的花纹照得格外动人。在史蒂夫松开弓弦的刹那它才发现危机,用充满信赖、和善的大眼睛望着史蒂夫的方向。


它没有成年。


这种生灵与生灵的对视迫使史蒂夫改变了主意,左手来不及大幅度挪远,可离弦的弓箭只因史蒂夫的弥补射偏到鹿角上。


“噗通”一下,巨大的穿透力不止射断一支鹿角还彻底掀翻了它,这头年幼的小鹿尽力又站了起来打了个哆嗦,即刻四蹄腾空地飞跃几跳,顷刻间它的白色臀部便在叶片茂密的树林里隐去了。


 


5.


“你先回去,我去找鹿。”史蒂夫说,“这算是第一课,我们享受树林的给予但同时更有责任作出回报,没有成年的任何生灵都不能射杀。”说着他跑向了远处的绿坡。


史蒂夫对野兽的足迹掌握得十分精确,敏捷的脚步被凌乱的蹄印引向深处的水潭,他躲在树叶后面,他必须确定这头小鹿没有受伤。


水潭发出汩汩的流水声,那头漂亮的小梅花鹿灵巧地跳跃于水面的岩石左右,最后俯下脖子低头喝水,脑袋上左边那支漂亮的角几乎被史蒂夫从根部打断了。它警惕地前后摆动着鹿耳,便慌张昂起了绒毛蓬松的鹿颈。




“……嘿,我……别怕。”史蒂夫反而像猎物一样被盯地一时语塞。总觉得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里充满智慧。


“你想吃果子吗?我知道你什么都听不懂……但还是很抱歉,我没看清楚你还这么小。”史蒂夫从腰带的皮口袋里摸出几个成熟的浆果,小心地将它们滚了过去。可受伤的梅花鹿把鹿尾巴警惕地直立起来,彻底跳进茂密的树林去了。


看样子它没什么事儿。


史蒂夫想着,就放心地按照原路打算回去了。这地方再好也不能停留太久,国王的宪兵队说到就可能到眼前了。


 


6.


黄昏之前史蒂夫回到小瀑布那儿,他喝了口水便开始用油绸反复擦拭自己的弓弦,将一支带着羽毛的锋利弓箭搭在了弦上,对准身后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不管是谁,在我没放箭之前走出来。”


一阵轻微的响动过后,先是从叶林里戳出来一支熟悉的鹿角,史蒂夫看到另外一个的断痕便放下了弓。


是它啊。




他看到那只胆小的梅花鹿走了出来,上、下唇还在小心翼翼地嚼着什么,就在史蒂夫心里诧异的时候它弯了下脖颈吐出一个光溜溜的果核来。


“是你一直跟着我?好吧……”


史蒂夫盯着它看了个仔细,这确实是一头十分幼年的雄性梅花鹿,因为它生着美丽的鹿角。小鹿正一步一顿地慢慢靠近他,圆大的眼睛水汪汪漂亮极了。哪怕光线不佳也能看清皮毛上星星点点的花斑从背脊中间渐渐分布到两肋。


史蒂夫的心情像一口烧红的铁锅,愧疚和自责不断搅动着他。特别是当他看了它纤细又精巧的小鹿腿和蹄子,它们看上去仿佛只用史蒂夫的几根手指就能折断了。


这太不妙了。


 


7.


“你想要什么呢?”史蒂夫轻声说着单膝跪下,好与它平视。


惶恐不安的小鹿在远处立起了细长的脖子再垂下,每一次垂下脖颈时就向前踏出一小步,立起之后再退回去,最后反复了几十次才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用湿湿的鼻尖拱开了史蒂夫的手心,嗅了嗅又去拱他腰上的皮袋子。


“呜伊——”


它只剩一岔支立的鹿角了,昂着鹿角叫了一下。先用鼻子拱着袋子,史蒂夫站起来它便开始绕着他两腿钻来钻去,


史蒂夫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可也明白了个大概,“……你跟着我是想再要几个果子吃吗?”


刚刚还无精打采的小鹿一下来了精神,耷拉的鹿耳瞬间灵巧地前后晃上了,低垂的尾巴也跟着翘了起来,亲热地在史蒂夫的腿上磨蹭着。


史蒂夫把几枚红色或黄色的浆果放在手心里,它就用舌头卷进口里反复咀嚼,吃得极快,没几下就又吐出个果核。


所以刚才那一个果核它嚼了一路没舍得吐掉?史蒂夫这样想着又伸手去摸剩下的。


 


8.


史蒂夫放慢脚步,前面就是笔直陡峭的山崖了。他回过头见那只小鹿仍旧不依不饶地跟着他,口里嚼着的是仍旧舍不得吐掉的果核,它就聪明到好像知道哪颗是最后一个似的。


“你不能过来了,这里很危险,你会掉下去。”史蒂夫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失心疯,竟然对着一头鹿解释起来,“回去吧。”


它两只耳朵一只立着一只耷拉着,歪着头盯着史蒂夫看,同时一下下嚼着那颗圆圆的果核。史蒂夫无力招架它这样的注视,回过头攀着尖端突起的巨石向下面挪动。




“呜伊——”


已经攀到一半儿了,史蒂夫仍旧能听见它小小的叫声。他不知道是第几次犹豫了,手指抠住粗糙的岩石将自己挂在崖壁上停着,脑袋里全是它被自己弄断了鹿角的模样,“好吧,你赢了。”他踮起脚跟吐了口气,试着重新向上攀爬。


几块小石子从上头滚下来,抬眼看去,那头断了角的梅花鹿得体地站在峭壁上,短小的尾尖向上立着,它继续伸直前蹄跳跃,虽然也有几次比较惊险但最终是一蹿一蹿地落地了。比史蒂夫还要快。


直到他将它抱上马鞍还在纳闷儿,自己怎么会忘了鹿有多么善于攀涯。


 


9.


史蒂夫把自己的爱马拴在马厩里,轻轻摘掉了马嚼子,“辛苦你了,伙计。”然后把外套卷在腰上,插起一大垛干草放过来。随即穿着绿衣服的罗宾汉像往常那样,戴着他的帽子、穿着护甲、右肩斜跨了一只长弓,只不过现在跟了一头小小的梅花鹿在后头。


“你想跟我进屋吗?”


他把木门敞开,这头小鹿就果真不请自来地往里观望,于是他打算先进屋把房子烘热,不一会儿壁炉的火旺了许多,木柴香气飘出去老远。史蒂夫顺着拱形的房顶和中央垂下的银灯看到那头小鹿把第一支蹄子迈了进来。


长凳被摆到一边,好看的皮毛毯子被摆在中间,“我把自己的枕头给你,你先睡在这儿吧。”说着抽掉了自己的枕芯,用几件衣服堆着弄了个圆型的小床。


“你就睡这儿,靠壁炉近就暖和一些,可是也别靠炉火太近……好吧,我也不知道你听懂没有……”


再把心爱的长弓挂在有窗口的那面墙上,脱掉一身的皮甲之后,史蒂夫盯着自己的木餐桌发愁,“你……你该吃点儿什么?”平时储存的鸡蛋、白蘑菇和奶油全派不上用场了,他为自己冲了一杯奶酒便转头去取枫糖。




“你的衣服太大了……我穿不上。”


刚刚还卧着的梅花小鹿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十来岁的小少年,他从史蒂夫的衣服堆里钻出脑袋,头上还顶着一对儿长短不一的小鹿角,耷拉的棕色耳朵生在两侧,眼睛里盛满了树林的绿色。这是一张柔和又良善的脸蛋儿,说完还从嘴里吐出枚果核来。


 


10.


史蒂夫像是失足摔了个跟头一样晕头转向,“慢慢慢……你慢点儿说,再说一次?你是什么?”


“再说一次?我都说过两次了。”


他好奇地东张西望,眼睛里随时都能发现新的玩具,“我是鹿精,你看我的鹿角和蹄子就知道了……不过我得确定下尾巴还在不在……”说完他站起来扭着肩膀向后面望去,细白的脖子也拼命扭着,整个身子也跟着顺势转起了圈儿,“哦!它还在,真不错。你要知道尾巴可以帮我保持平衡的……没有尾巴就糟糕了。”




史蒂夫反复晃了晃脑袋,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一切,这是一头小鹿精。


他肚皮以下还是梅花鹿的模样,尽管他光着膀子甩着两条肉乎乎的小胳膊,滚圆的后腰还凹进去两个小肉窝,可褐色后蹄踏着碎碎的脚步在木质地板上哒哒作响,时而蜷起时而伸直的尾巴根部生着白色的细毛,从后面看就像是屁股上生了个对称的桃心。


“咳咳……好,不过你可不可以先把衬衣穿上?”史蒂夫看他左臂缠绕着的小缕青色藤蔓,仿佛颜色在他幼嫩的皮肤下蔓延开,“这是什么?还有我该给你吃些什么?”


“这是鹿精的标记啊,不过没什么用处。”


说着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毯子上,抬起一条纤细的小鹿后腿。他刚要挠一挠自己的鹿耳又不动了,坐在原地烤着火发起了呆,就在史蒂夫以为他再也不会动弹时,年幼的鹿精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好奇地盯着自己双臂看。


“差点儿忘了你们用手来挠耳朵?这太难为情了……”他看着史蒂夫,同时两只小手揪住叶子状的耳尖顺了顺自己的毛,“你们真的不用后腿吗?用手来做这个……真的好难为情啊……”


 


11.


他披着史蒂夫朱红色的床单满屋乱跳,后蹄仍旧像活泼的小鹿一样灵巧,“我不要穿衣服……穿衣服太难为情了!”


“不行,你……你有名字吗?”


他撅着尾巴把脑袋藏在史蒂夫衣服底下,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细长的后腿像一把手杖,只不过覆盖着一层褐色的皮毛,皮毛上分布的浅色鹿斑也跟着一起跳跃。弯勾样的鹿尾巴甩来甩去的,时不时拂过屁股上那个绒呼呼的白色桃心。


“巴基,我叫巴基。”小尾巴也跟着欢快地甩了又甩,“你叫什么?你是什么变的?”他向里面拱着,却不知自己的鹿角已经露出来一个小尖。


“我叫史蒂夫而且我不是什么变的,我就是这样子。快出来把衬衣穿上,这根本不难为情的。”史蒂夫掀开布料,两只手托在他胳膊下面就把他举了出来。




“我能不穿吗?史蒂夫……求你了,我的角是你弄断的,我不怪你,所以你别让我穿衬衣好不好?”说话间毛绒扇子般的小鹿耳朵还一起跟着上下翻动,一会儿立着一会儿又贴着棕色的头发老老实实趴下,再一会儿居然只竖起来一边来气人。


“不好。”史蒂夫尽量给他套上自己的干爽衬衣,看他不老实的后腿又开始弯曲着向前靠,“......巴基,你要学会像人一样用手挠肚皮,好吗?”


“不好……”他还是像鹿一样晃着脑袋摇耳朵,生疏地卷起白色麻布衬衣的下摆,用他不熟悉的小手指一勾一勾地挠起了肚脐,“这样吗?……这样多难为情……”


长长的衬衣被巴基的毛团尾巴撑出一个小山丘样的圆包,一鼓一鼓地来回晃着,史蒂夫开始仔细检查起自己弄伤的鹿角,突然一个软乎乎的指头钻进自己的腰带里,“你不觉得这样很难为情吗?”


 


12.


“所以鹿精的角一旦折断就不能变成我这样的人了?”


史蒂夫给他用最小号的木碗盛了蘑菇汤,又把木勺子塞进他手里,“小心烫,还有别说拿着勺子也很难为情。”


“可是这真的很难为情的……”巴基用两只手端着热气腾腾的木碗,在屋里哒哒哒地溜达,“喝这个也很难为情。”


他撅起小嘴在木碗的沿上吹了又吹,接着喝下去每一口都能看出那对儿诚实的小鹿耳朵上下摇摆,上面棕色的细毛光滑得像绒缎,最后一大口喝下去,就连一直晃着的毛绒尾巴都舒服得打着颤、蜷成了一个圈儿,把白色的桃心全露了出来。


“是不是很好喝?”史蒂夫看他含着木勺不松嘴,又举着空碗,真的是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再要一些吗?我煮了很多。”


 


13.


直到好几天之后,史蒂夫才搞清楚巴基的意思。鹿精可以随时化成鹿的外形,可是鹿角伤了就变不成完整的人样了。


巴基睡觉的姿势还是和小鹿一样,他把胸脯趴在史蒂夫的毛毯上,后腿跪下再缩起来,两只小手交叉重叠地放好,再和史蒂夫道声晚安后便弯下腰,把吃得鼓鼓的肚皮贴住后腿,最后侧脸垫在手背上睡去。


好几个夜里他会睡着做梦,尖尖的后蹄一蹬一蹬的,史蒂夫不得不过来替他把毯子再盖上。




深夜里史蒂夫会满怀愧疚地注视他折断的鹿角,巴基的小角刚刚分出第一个岔岔,像幼嫩的蒲公英芽,角尖捏上去还是软的,靠近头发的部分才刚刚长硬。他就算睡着,耳朵也不休息,经常一抽一动地聆听着什么似的,史蒂夫只要用指尖轻轻挠几下耳根,那这头小鹿精就算睡得再沉也会摇晃着耳朵把眼睁开。




巴基总喜欢在日出前醒来、变成小鹿模样,跳起来求着史蒂夫给他开门。一开门就撒了欢儿蹿到还有露水的青草地上,左边吃一下、右边啃一下,没有一次完整地把同一片草地啃完,总是吃得乱七八糟,好好的绿地秃成一块块的。


他也会给史蒂夫找难题,比如吃饱了从不自己回去,而是抬起了鼻子,“呜伊——”地叫着,侧卧在草地里蹭来蹭去。每每这种时候,史蒂夫只好亲自来找他,先搭着小鹿的脖子轻轻抚摸几下。巴基身上很干净,沾不上一点污泥,而且还带着淡淡青草香。


然后史蒂夫再抱着小鹿站起来。梅花鹿四条细细的腿就垂下来,又长又直,走过灌木时他不得不抬高手臂,生怕带着倒刺的木枝划伤了他的小鹿。


 


14.


没过多久,山毛榉也开始抽芽了。


于是噩运又落在了那些刚刚长出嫩尖的新叶上,站着的巴基用手来压低那些过高的树枝,把嘴凑上去吃掉绿得半透明的嫩叶,每一株都没有放过。最后满足得一屁股倒在树底下,嚼着嘴里还剩的绿汁等史蒂夫抱他回去。


朱红色的羽毛戴在帽子上格外显眼,史蒂夫总是好脾气地带条毯子。因为这头折了角的小鹿精总光着身子,碧绿又浓密的叶上露水又会像一阵细雨把巴基彻底淋湿了。


“我不想去壁炉边上烤火。”巴基用手圈住史蒂夫温暖的后背,美丽而柔软的小鹿尾巴卷成一个漂亮的圆圈儿。他把断掉的小角抵在史蒂夫胸前磨蹭,“你要知道,我的角长起来有些痒,这太难为情了……可这是你弄断的。”


 

评论(6)
热度(894)

© 敷怒怒呼噜噜 | Powered by LOFTER